丹三景叁

新人又上路辣233 第二次非车注意(真短……以后会加的见谅昂)

他见她泪眸一愣,刹的回过神,忙的找读到了哪里,顿了顿,又接着读了起来,只是兴味弱了不少。
 
又念了一会,他放下手中话本,抬眼见她愣盯着窗外枝头不知在想何事,收了话本子轻手轻脚准备离去,她突的晃过神来,看向他,道了声谢谢。
他将书放回架子上,转过身点了点头:“我,我先去准备饭食。”,未待她应,便快步走出了屋子。
 
约莫一个时辰,他提了食盒回来。扶她慢慢坐到桌前,端与她一碗素菜粥,见她撇了撇嘴,又赶忙从食盒中取了菜肴放于她面前,她的脸色才缓了些许。
“本来还有些其他的菜,但你今日才醒来,便没有做那么多,若你想吃,我今后做给你吃,就是我手艺比不上京城里的大厨,要是味道不合你意,还请……多担待一些。”
“说完了吗。”她好笑地看着他。他点点头,双手捏着衣角,站得端端正正。“瞧你像个小媳妇一样,只站着干什么,看我就能饱了吗。”他满脸窘迫,摇了摇头,拉过面前凳子直愣愣坐下,又突然想起了什么,站起身跑回厨房端了一碗掺了苞米的白饭来,两人这才动筷。

真·新手上路(非车注意2333)

那天,她落了崖。
他在采药时拾了她。
 
他悉心照顾,直到她醒来。
她惑何人何地,虽未问,但心细如他。他答:己为名不见经传之医,此为不知名崖之底。
至于她之所历,她不提,他便不问。
 
他轻轻扶起她,垫高枕头让她靠住,便从床边桌上端来药碗慢慢吹凉了一勺勺喂她。
她轻笑,清了清嗓子,虽沙哑,但说话无碍。言自己不至柔弱至此,接过药碗吹了吹便将药倒入腹中。他张了张嘴却并未说些什么。垂了垂眼,拿过空碗出了门。她以为他暂时不会再来,便想下床看看顺便松活筋骨,却见他取了一小碟蜜饯匆忙赶来。
 
他眼中闪过慌乱:为何这般不爱护身体,这才醒来,还是慢些来的好,免得落下病根。
她愣了愣,扑哧笑了出声,摇了摇头又坐了回去。
 
他知她心中所想,心中无奈,轻叹了口气,将手中蜜饯递上前去,待她接过又取了几册言本子念与她打发时间。

她两指捏起蜜饯,慢慢品了起来。
待他念道:当朝一女将军征战千里收复疆土后而封帅,却听她嗤笑一声。他惑地看向她,她半掩着面摆摆手让他继续念了下去,一双凤眸却是似要笑出泪来。

一把打了将近四十分钟……两边的人都在问累不累2333 
然而为什么我越打越兴奋呢。。。

小号皮一波(*/∇\*)(才不会告诉你差点翻车 哼唧)

简直不能忍!!这排位!这战绩!叫我怎么升段!😱

玩小号皮这一下很开心

今天份的农药💊

闲的没事喝口农药😝